大雨在下我畫圖

《人像圖》於是我們戴上眼罩

大概在兩年半前,無聊有開始玩起3D建模,起先先是隨意拉個男男女女,有卡通風格化的,也有擬真的。做完就放著,畢竟其實3D建模到最後很多有如手工製造業般,都是反射動作,幾乎不用動腦。於是做這挺放鬆的。

後來大概在2017年10月左右,這個我設定年紀大約是13歲左右的女孩我以”Faye”為檔名存起,其實我當下覺得這很不怎麼樣,也看得出來那時我在技巧上也不到位,頭髮的質感、衣料布紋也還好,總之就是很普通的練習品。

後來來到2018年初,某天突然想到Gothic Lolita,就所謂哥德蘿莉,算是哥德文化與日本文化的混生物,但它踢除掉哥德文化一些較黑暗面的部份(如死亡崇拜、屍妝、厭世等等)

看了看覺得有趣,於是我變著手把Faye往這風格開始設計看看,本著她是大約13歲左右看起來有點混血的面孔。

我做模型給自己的準則是無論男女是不會畫上第二性徵的貼圖,尤其是位成年角色
參考著Google上畫出衣服,哥德式有著非常多華麗的裝飾性元素在小地方
Working………..

最後承襲Gothic Lolita的Faye誕生了,但是我並非喜歡循規蹈矩的人,儘管這風格框架在此,我還是偶爾習慣加上自己的東西,或是說在做這些人物時,往往我都是沒在動腦,大多是放空或發呆(?)而不同時期做出來的人物都開始有不同韻味。


大家應該注意到有陣子世界串起直播風潮,這給了我一個靈感,於是畫出這位檔名”ZeeZee”的14歲穿著水手服明顯本該是個國中女生。
給予她的設定是;

她從小對自己的黑皮膚很不開心,因為旁邊女孩們皮膚各個白又細,好佳在她從小存了點零用錢從夜市買了許多化妝品,在買了韓國流行美妝雜誌,替自己”大改容”一次。因此她的直播熱度越來越高,她擅長於鏡頭面前喃喃自語、傾訴,”直播”這件事著實成為她自信來源,她甚至在國文課作文提到:「等我40歲可以選總統後,我要更改憲法讓全名都得以有每日直播兩小時娛樂他人之義務!」

穿著早就過時,只是為了突出自己20公分高的後底鞋,但又化妝讓大部分男孩敗於群擺下,她是瘋子嗎?

雀姨 — -育有三子,在經濟衰退下失業後只好再餐廳打工,看著餐廳裡年輕人時常露出不屑的表情;心想這些年輕人到底懂不懂自己浪費青春?

後來我漸漸覺得,常覺得他人瘋子,不一樣,好奇怪,是在於我們一直活在社會巨大框架下,我們什麼年紀該活的像什麼樣子,比如快30歲該交個女朋友,買個50-60萬的車證明我有錢有能力,但台北車塞成這樣壓根用不到。在過去高中大學期間以為可以改變世界,自我萬能的中二心,總有遇到鐵板的時候。我們面對的還是社會這龐大,而自己是如此的渺小。


Melisa是位50歲以上,全身上下充滿著人生的智慧,很受人尊敬。但是偶爾街坊鄰居會在背後對她說三到四;

因為Melisa都50歲了還未婚。
但Melisa不以為然,她比大家想像中的還勇敢。


Yang從小就把警察當做自己的第一志願,最愛看那些打擊犯罪邪惡的卡通片,順著考上警校成為真正的警員。

然而畢竟是公家機關官僚體制下,Yang總是有些看不慣甚至無法接受,他內心實在是很糾結。

P.S.我不知道現在台灣警察關於槍械的標準配備是啥,所以先隨便從往上抓了槍械模型示意了下= =+
至於徽章為何是海巡署嘛…秘密


平常愛耍酷,屌兒郎當似乎啥都不在意的小混混,私下是極其感性的男兒- Jie

如同在上一篇曾提到的Jie,常常對於他人的眼光,你現在該幹什麼,該什麼樣,老媽嘮叨著、親戚碎唸著、師長指責著。

這種迷茫感相信大家體會過。


就這樣從原本青春洋溢奔放到隨著年紀,不接受總是看不慣的話,發現自己越不開心得人也不在少數。

或是有人面對這,只好隨波逐流得過且過,沒事滑滑手機,玩著明知道很蠢沒意義的手遊殺時間,至少不會注意到。


Jennie是美國西部大拓荒時代到獨立戰爭發生前,大約1800–1850左右在美國蒙大拿州的富產階級得女性。通常過去在階級層位越高,她需要接受越多的傳統束縛。儘管有下人處理各種事情,她無需勞動,但在選擇服裝時,她依舊選擇群擺較短的 — -因為這樣奔跑或什麼才不會顯得礙手礙腳。

註:19世紀歐洲大多女性穿著長裙還是到近乎貼地,貴族更是如此,只有下農庄需要勞動人家的女孩子裙子短些 — -因為這樣好方便勞動。

表面上她出生富豪人家擁有好多資源讓人稱羨,但Jennie選擇不多,依照那年代憑著她的美貌基本上也是被父母安排嫁給哪位富有人家農庄做少奶奶。

“兩三百年前人們都可以開著大帆船去探險發現世界各地,我卻得窩在蠢的要死蒙大拿州!”

當然他父母對她的抱怨總是不以為然,會上船的都是男人、黑奴,
或是娼妓。

然而人類在發展的過程,其實就是不斷在逃避,依據段義為曾發表的著作”逃避主義”

人們總是在逃避的過程中創造出什麼,因此人類在文明發展就這樣逃避創造出我們與野獸得差別,只要讓自己看起來與野獸有越大的差距,我們越文明。

長期憤恨不平的Jennie,受夠了一切,把所有氣都發洩到她看不順眼總是纏著他的男人上,反正西部大拓荒時期執法總是亂七八糟,加上她本身就是富人家的千金,這並不會鬧得太大,她想著親手殺了他算了。

“但是這實在是太野蠻了”

於是想到蕾絲-非常神奇且具有遐想空間的材質,本身帶點透明確讓人有想像空間或是解釋空間。

於是Jennie帶著黑色蕾絲得面罩執行”執法”。


當人們逃離自然環境不再受到威脅時,那麼生存環境轉移到有人們自行建構起的社會文明框架下,而原本野獸的本性依舊存在我們的體內;見不得別人好、嫉妒、貪、瞋、癡、疑皆還是在,然而漸漸也許挑個面具眼罩,遮住不想看的,這樣生活會好很多。

我覺得非常多!畢竟我還是喜歡看人性光輝偉大的一面,一些小事別在意不往心頭放就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