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在下我畫圖

引路人們 | Angel of death

引路人們 | Angel of death

記得幾年前陰錯陽差我差點就要被抓去辦了一個【殯葬業聯展】,我本來都是在做那種親子歡樂唱唱跳跳的公關活動居多,突然跳到要幫殯葬業實在是非常惶恐,所以我在短時間內大量閱讀了生死學、宗教儀式等相關的書籍文獻;儘管後來我還是退出了,但我對於那對時光短期間大量閱讀的深有感觸;難得我可以坐下來好好認識一下死亡。

不知為啥反而覺得這首配剛好lol

撇開宗開因素,我認為喪禮最重要的意義是一種集體儀式治療,我們沒辦法知道人死後的世界,以及靈魂和意識在你死亡時會飄向哪;還是在一瞬間就如同一個細胞確定死亡停機一切化為休止符,就這樣沒了?這些我們都不知道。可是很清楚看的見的是還活著的人們。

人是非常重的社會團體型生物,當有個體死亡,是自己親朋好友時是人總是一定會哀憧,但突然遽增意識到認識不認識大量死亡人們就會陷入恐慌,屆時政府等崩盤是非常容易。因此在非常古遠前-早在帝制建立起來,部落時代就有開始簡單的喪禮儀式,漸漸進入了神權時代的象徵。

早些世紀的喪禮儀式現今眼光看是非常地野蠻,比如當年商王下葬,連活著嬪妃僕人通通一起活下葬,換成現代我是她妃子一定馬上起哄:【靠!老娘都做你的小的,還要我陪你下葬!】但當年神權大於人嘛,在那環境下我們可能就默默含淚給他葬下去這樣;隨時代演進現在當然重人權也不接受啥金童玉女陪葬保風水等鬼話。剛好配著現在全球都在走身心靈的風潮,就像是急促的再將神權主導拉回自身,真正的內心人身上過程。用這方向我在想,其實喪禮也就是集體儀式治療吧。

人走了我不知道好不好,但多幫忙摺蓮花,上個香,我想對方還是會去好一點的地方,我依舊這樣想,因為感受會好很多。

所以接下來圖集就是這兩~三年每當想到死亡這議題時,試著畫出來的形象就存下來,中文也許叫引路人、陰差、七爺八爺等,但西方我選用的詞還是偏好”Angel of death”,以前國外認為人人死後上了天堂,而Angel of death就是負責監督這些已經死亡的人之總稱,至少我覺得字面或唸起來好多XD

引路人據以前宗教經典大多扮演是督促剛死亡地往生者去屬於它該去的地方,也許往生者個性不一,有些要用陪的,有些要用嚇的,有些要用引誘(?)

說來說漸漸我各種形式參與了許多喪禮,我開始覺得人就是在最後這一刻最關鍵,比如儘管在之前發大財賺大錢但做人失敗妻離子散,最後死亡那一刻孤獨那也許停住的那一刻還是孤獨;換言也許一位平平庸庸但待人還不錯,有疼惜彼此的另一半甚至有子女在陪著臨終時,停住的那瞬間也起碼是幸福我認為。因此引路人們也開始要有不同面貌。

唸完了一大堆生死有的沒的,好像死亡對我而言沒那麼可怕,說是這樣說,但死了還會帶給他人麻煩所以還是別亂死,總之死亡還是有點陰沉和不願意,因此引路人們的形象也多樣了,只是不曉得只有一次我畫出的是明顯男生,還有一隻性別不明的貓(?)別當性別歧視哪!每次都是神遊狀態...或可當作若死了有個女孩子陪著走好像會安穩多

這麼說來這圖集唯一的男生可能其實是最溫柔的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